休斯顿植物园和自然中心

2019-09-25

在广受喜爱的纪念公园里的一个重要内容,是面积155英亩的休斯顿植物园和自然中心,它被干旱和飓风这些极端的天气毁坏了。指导植物园更新设计的基本点在于对基地丰富的自然和文化遗产,对气候变化影响分析,以及对利益相关者参与度的全面评估。这个设计为植物园描绘了一个更有韧性的演变,同时对于其它具有相似情况的地区也是一个设计范本。

  挑战

  休斯顿植物园和自然中心的位置靠着水牛河(Buffalo Bayou),是一个155英亩的地区性资源,用于为原生动植物提供庇护场所,同时也是城市的环境教育的一个聚点。这个1500英亩的纪念公园由景观建筑和规划公司Hare & Hare设计于1925,而植物园是这个纪念公园的一部分。自1950年代开发以来,植物园目前已经发展成一个展示各种植物以及理想化的生态栖息地的场地。然而,近的飓风和干旱为这片景观带来了负面影响和损失,树冠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八,而且出现了显著的外来物种。总体设计的主要挑战是把基地的生态历史和文化历史,与现代化要求整合起来,让更新计划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具有自由度的设计。

  主动聆听

  做整体设计,具体而又相关联的关键在于从对价值和意向的理解。利益相关者的参与过程是很广泛的,多次会晤了公共或私人团体的各界人士,包括教师,访客,植物园员工和董事会,休斯顿市的工作人员,纪念公园保护协会成员,捐赠者等等。这个过程成功地为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对话提供了一个互动的论坛,也为所有的参与者提供了宝贵的学习经验。在讨论会上,相关人士确定了两个重要目标——实现景观多样性,并且平衡添加功能的“野外”空间。由于民众对树冠的损失仍感到深深的失望,景观建筑师们必须在恢复空间原貌和基于现实生态系统的结果导向性设计之间小心地开展工作。设计团队围绕着这样一个景观设计的新轨迹凝聚了社会各界——一个面对生态变化具有长久高复原能力的系统。

  生态取证

  利用取证的方式,景观设计团队分析了导致这种高度而非绝对的树冠死亡率的场地具体情况。还进行了更多的分析来了解场地基本情况,包括土壤类型,排水方式,树冠,植物多样性以及一些其他因素。由科学家和设计师组成的跨学科团队用GIS和现场分析进行研究。这份分析报告发现树木死亡率较高(死亡率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发生在粉质粘土,壤质土,和“隆起-凹陷”地质构造特点突出的草原性景观区域,这些都是为生态存在的区域。树冠树木生长在“凹陷”地区。这些区域水容易积聚,树木发展出较为浅和疏的根系。矛盾的是,生长于升高的“隆起”区的树冠树木发展出较为深和密的根系,并且在干旱中存活了下来。

  这种由于近的气候变化所显现的生态格局,提出了一种对应变化频繁的生态系统的新景观拼接。环境叠加的过程帮助现场不同的景观类型选择优先条件。

  功能平衡

  总体规划在人们如何使用该场地方面改善了基础设施,让人们能够获得多样化的经验,更好的享受和理解当地的生态系统。植物园目前每年的游客接待量达到180000人次,是休斯顿地区一个重要的教育和开放空间资源。学校团体定期到访植物园进行自然教育,现场还经常安排成人学习班。总体规划尝试扩展现场提供的服务内容,但同时也意识到园区的访客承载能力,以达到无干扰自然区域和设计区域的平衡。具有自然韵律的基准和相对的设计空间是从相关的植物园和林园取材的。决策者采纳了总体设计的建议,让植物园后会变得与这些先例的特点相类似。

  主动复原

  作为对生态环境危机的回应,总体设计集中于发展生态系统的复原能力,并且有潜力成为德克萨斯东南部以及其他持续干旱地区的一个范例。与这些系统的原创设计同等重要的是,管理机制将定期评估生态性能和对潜在威胁的应变能力。利用一个复杂的管理矩阵和一组专门的志愿者,总体设计确定了一些战略措施来启动新的有原动力的生态环境。树木的残枝碎屑被搅碎之后从新利用来帮助新发芽的植物保持湿润,并且为因为干旱而退化的土壤重新提供重要的有机物质。入侵物种的灌木丛将被移除,强化了树冠树木的据点和其他的本地植物。志愿者将在波浪中种植漂浮的新芽植物。将会种植大片的草原和热带草地,并且每年会进行切割或者控制性焚烧来进行再生。管理战略的朝着一个有复原能力的,不断动态进化的系统发展,满足了植物园的使命,也就是把土地理解为自然栖息地和相关系统的集合,而不是树木的简单集合。


分享